抱歉,本文不能放照片
前段時間剛好有機會,參觀了一處農村的蛋雞場。所見之場景讓我久久不能忘懷,我知道,我一定要寫下來,讓大家看到我們平時看不到的真相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法律糾紛,雖然筆者現場拍攝了很多照片,但是都不會在此公開。但是筆者以人格保證,一旦時機成熟,照片會被公開,也請大家相信本文沒有一丁點的虛假內容。現在,請大家一起跟著我的回憶,自行腦補畫面......

5月中旬,我和隨行的幾位朋友一起在前往某處的路上,好心的司機告知我們路上會途徑1個蛋雞場。本著追求真相的態度,我們下車來到了這個地處農村的院子門口。

言語已經形容不了這裏的惡臭程度

還未進入,我們就看到了擺放在門口,疊了幾層高的舊雞籠,這些雞籠已經破舊不堪。隨後,我們聞到了陣陣的惡臭,味道比最差的公共廁所還要重還要臭。掃射了一圈,發現原來進口附近有一處直徑1米,高數十厘米的糞便堆積處,就這麽“赤裸裸”地堆放在門口,任由蒼蠅四處遊走。

悲慘的動物,悲慘的人

隨後我們見到了蛋雞場的老板和老板娘,以及他們的女兒。往前看,原來他們一家就住在這裏。很難想象,他們是如何習慣這種氣味,以及這種衛生狀況的。幸運的是,他們對我們還算友善,也許並不覺得我們會對這種地方產生不好的想法——也許對他們來說,蛋雞場本該如此,他們並沒有什麽做錯的。

聞所未聞的哀嚎

老板介紹,他們這裏一共有3個大棚,加起來一共有5000多只下蛋母雞。我們進入了離門口最近的一個棚,沒有一點心理準備...... 誰知道,裏面的惡臭和蒼蠅是外面的數百倍!裏面響徹著震耳欲聾的哀鳴聲——沒錯,這些來自於蛋雞的哀鳴,與我們平時聽到的雞叫完全不同。雖然我是人,她們是雞,但是她們發出的聲音卻實打實地落在了我們心裏,我們只要從她們的聲音就能知道,她們很苦很苦。

一走進去雞棚,我們的五官都被悲痛所充滿。我們的耳朵被苦難的叫聲充斥,我們的鼻子被從未聞到過的惡臭侵略,我們的皮膚被密密麻麻的蒼蠅親吻,我們的眼睛離不開這一個個可憐無辜,體無完膚的小母雞......

心靈稚嫩的她們早早就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

這些年僅數月的小母雞,體無完膚。她們身上沒有一根人們印象中雞的漂亮的羽毛。她們脖子上都是稀稀疏疏的羽毛的根部,粉紅色的皮膚就這麽暴露出來。她們松弛的皮膚與那一個個毛孔,讓她們看上去就像老太太似的。但是我們都知道,她們只有幾個月大,並且,過不了多少個月,在她們再也下不了蛋的時候,她們會被送去屠宰場。

這個棚子中的雞籠排列地密密麻麻的。她們一層一層疊加上去,一個有3層。籠子都是通的,最上層的排泄物會直接經過下面兩層,最後跌落到地上。每個籠子的最底下都是高約10厘米的排泄物“小山”(小山坡上還有一些死去的雞屍體)。更悲慘的是,這些母雞除了沒有幹凈的環境生活之外,傾斜的雞籠讓她們一輩子都不能平地站立。傾斜的角度大概5°-10°,以保證雞蛋能夠滾落到前面的傳送帶中。

除此之外,我們還發現所有蛋雞的喙都被剪掉頂端。這是為了防止蛋雞互相打架,或者把蛋啄破。另外,我們數了數,每個大約五六十厘米長,三四十裏面款的雞籠,都擁擠地住著4個母雞,每個母雞都緊緊地挨在一起,4個母雞更是不能同時一排列開吃食,她們大多都是2個在前面吃食,2個在後面等待。平均下來,每一只母雞的占地面積大約只有4個手掌的大小!!!

在門口處,我們又發現了一具屍體。一直瘦小的雞歪斜地躺在地上,紅色血腥的腸道暴露於肛門外。我們懷疑,也許是因為她比較弱小或者生病,所以直接被人踩死了。

我們記下了數千只悲痛的聲音,記下了她們空洞的眼神和那光禿禿前後擁簇的脖子,記下了那永世不能忘的惡臭。在我們走出棚子之後,驚覺——地獄離我們太近。那裏可能是人類賺錢盈利的工具和場所,但是那裏就是數千生命受苦受難的地獄啊!

我想借此與大家說,全世界的養殖場並無不同,因為他們的目的都是賺錢賺錢賺錢,他們視動物生命為商品,為賺錢的工具。盡管我這次的旅程照片不能與大家公開,但是請相信我,這裏發聲的一切都比下面這個視頻裏的還要糟糕百倍!


(本視頻為MFA憫惜動物在美國一處蛋雞場所拍攝。由於該蛋雞場規模大,所以雞的狀況已經比我去的這個好很多了)

沒錯,這就發生在中國!就發生在我們身邊!就發生在所謂“農村生產的雞蛋”養殖場!如果你有機會能夠自己一探養殖場,我們十分鼓勵!因為你肯定會覺得惡心,並有所行動的!

如果你認為沒有一個生命應被如此對待,那麽就請不要再花錢支持這個虐待動物的行業了!如果你愛動物,那麽請愛所有的動物,因為他們的本質並無不同。所有的動物都會感受到疼痛,都有能力去愛和被愛。我們不吃動物並不會怎麽樣,但是我們吃動物就會給他們帶來無法想象的痛苦和折磨。請選擇素食,為你的慈悲心做出行動,為動物發聲!
請緊密關注不斷更新的食譜,新產品貼士等等。
更多素聞